《长安道》善哉,子之心而与吾心同

时间:2019-11-17 11:42:23阅读:编辑:
   《长安道》的故事是丰满的,无论是保护文物的主线还是各个支线都有很多可以讨论的东西,比如万正纲在老屋向女儿辩解的那一段。万正纲说,每当自己写到情深处,总觉得他就是古人、是帝王、是诗人,说到…
  • 长安道
  • 悬疑 罪案 剧情
  • 宋洋焦俊艳范伟陈数

   《长安道》的故事是丰满的,无论是保护文物的主线还是各个支线都有很多可以讨论的东西,比如万正纲在老屋向女儿辩解的那一段。万正纲说,每当自己写到情深处,总觉得他就是古人、是帝王、是诗人,说到这里他满眼都散发着自豪与狂热,可每当他读给妻子听的时候,妻子要么昏昏欲睡,要么埋怨他吵到女儿睡觉,从眼神里可以看出他是失望的。而他遇到了一个能够听他讲听到动容的林白玉,懂就够了。

《长安道》善哉,子之心而与吾心同

   万正纲抛妻弃女,虚伪利己,这个不可否认,但是如果抛去这个大背景,单单来看这一段,他是可怜的。自小就听高山流水、伯乐相马以及红袖添香的孺子,是难以接受对牛弹琴这种事的,而作为精英知识分子的万正纲,更不能,对他来说,糟糠之妻无言以对、同床共枕鸡同鸭讲,是对他寒窗苦读的否认,是志趣上的轻视,是精神上的折磨。当然,也没必要隐晦曲折,我便是个儒生,我就向往红袖添香,无甚可耻,不需遮掩。

我是能理解万正纲的,我也不想书信行行,此情脉脉,那边回个字真好看;我也不想洋洋洒洒,精雕细琢,那边丢个文笔不错;我也不想谈古论今,激扬文字,那边连抠哦嗯啊好……虽说不上曲高和寡,毕竟学浅才疏,也扯不到知音难觅,到底诠才末学,可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并不是过分挑剔。而对万正纲,林白玉则刚好承托了他对“从此绿鬓视草,红袖添香,眷属疑仙,文章华国”的所有想象,属实难以抗拒,不过这就是另一说了。 说在最后,万正纲可怜、可悲、可恨、可耻、不自知、难自控。骨子里是读书人的“清高”,就不应该去凑合,他与赵氏的婚姻本不应有,就不该有。

相关资讯

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