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38集全集剧情

无名者第38集剧情

钱之风(丁志诚饰)轻轻的把安部瓶放在口袋,穿上一旁的白大褂,把用浸透乙醇的棉布迷昏了一个日本士兵,之后便打扮成日本军医的模样大摇大摆的来到地下室。通过层层关卡来到了地下室深处,由于带着口罩,居然连岛田都没有认出他。钱之风趁四下无人之际把安部瓶先安置在储藏室,刚要离开便被岛田叫住,原来岛田早已认出了他。岛田一早就知道当初六号仓库唯一逃出的人就是钱之风,岛田激动的表示要所有人知道是他和钱之风联手创造出这个瘟疫改变这个世界,并威胁到说韩彩衣(原雨饰)也在这里。钱之风当被关押进大牢时,居然看到了伤痕累累的老谭,两人激动的拥在一起,并交换了情报,老谭推测日军想用他们这些牢里人注射病菌然后出去传播,并发现二楼实验室很可疑,有条通风管道直接可以通向那里,希望钱之风能有机会行动。  老谭乘日本人放饭之际和众人一起越狱,钱之风则是来到储藏室拿出事先放好的安部瓶,也乘机关了整幢楼的电闸,瞬间四周一片漆黑。钱之风顺利的找到通风口来到了实验室,正准备换瓶的时候,发现自己带的十支里面居然有支坏了。而另一边老谭等人子弹用尽被岛田全部捕获,押回监狱时发现钱之风正好好的坐在牢中。钱之风懊恼的对老谭说,为了不引起日本人怀疑,还有一瓶病菌没有换。岛田等日本人穿着防护服,拿着病菌准备帮大牢内众人注射。钱之风深知岛田手中的那瓶就是真病菌,刚要主动上前被一旁的老谭轻轻推开,看着慷慨就义的老谭,钱之风只能默默的咬牙忍着,待众人一一被注射带走后,韩彩衣也被拉出注射了一支。在牢中,钱之风说中了鼠疫后六小时的反应是头疼,发烧,脖子肿大,身体产生剧痛,当他看到外面的石灰桶时,深知只有用石灰深埋才能阻止病毒在次传染。老谭深知自己携带病菌,叫众人不要靠近,钱之风不忍的看着蜷缩在角落的老谭,心中却无能为力。岛田命手下采取出韩彩衣体内的血液样本,居然发现并无病毒的踪迹,不敢置信的大受打击。而另一边日本士兵正要帮老谭采集血液时,钱之风带领众人合力和日本人做拼死搏斗,老谭深知自己命不久矣,为了保护众人身中数枪,临死之际要钱之风用石灰掩埋他,不要让病毒扩散。迟迟下不了手的钱之风最终抵不过老谭临死前的嘱咐,就在此时一旁的韩彩衣也逃了出来,看到被掩埋的老谭,她和钱之风饱含深情的献上最高敬意的敬礼。钱之风叫韩彩衣拿着鼠疫病菌带出去一定要深埋,自己则是为韩彩衣拖延时间,面对民族大义的韩彩衣只能忍痛离开逼着自己往前走。另一边钱之风与疯了似的岛田会面,钱之风痛斥他变成了杀人机器,而岛田还在狡辩说是这个残酷的世界改变了他。两人觉得既然都放下了手术刀那就用最后一粒子弹做个了断,就在枪声响起时,韩彩衣赶来,看到倒地的岛田,彩衣兴奋的奔向钱之风,没曾想岛田居然把那粒子弹射向了韩彩衣。钱之风伤心的抱着韩彩衣,在她临死前深情的说着我爱你,可是彩衣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抗日战争终于结束,众人穿戴一新,喜迎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钱之风走在热闹的街头,回想着这一路走来为了革命牺牲的同志们,这些情景历历在目。随着喧闹的锣鼓声,或许所有故事都会被掩埋在这历史的长廊中,但是唯有中国共产党人庄重的宣誓永远流淌在你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