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6集)

我们这一天第四季第1集剧情

才相识了一个星期,见过三次面,杰克就愿意开车从匹兹堡跨越大半个美国,送丽贝卡到洛杉矶参加试音。虽然结果不太成功,丽贝卡却已确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等到第四次约会时,丽贝卡决定把杰克介绍给自己的父母。丽贝卡嘴上说着只需要穿件运动衫,可杰克不想失礼。服饰店里有套藏青色西装很适合参加晚宴,但杰克刚回国,又没找到稳定的工作,标签上的价格实在难以承受。幸好店员有感于杰克在越南为国效力,只要不撕掉标牌,下周可以拿来退。周末,杰克换上西装,与丽贝卡来到俱乐部专为会员服务的餐厅。丽贝卡家境优裕,可以说不用为钱发愁。所以丽贝卡的母亲很想知道,杰克怎样养活她的宝贝女儿。杰克也不想隐瞒自己的家庭情况,有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从小就要照顾有神经质的弟弟尼克。他所拥有的不是金钱,而是对丽贝卡的真心。杰克的坦诚倒是获得丽贝卡父亲的认可,在举杯敬酒时,还会偷偷提醒杰克,藏好从袖口露出来的标牌一角。不过父爱胜过一切,明人不说暗话,晚宴结束后,丽贝卡的父亲语重心长的告诉杰克,他不会同意这桩婚事。卡西迪在阿富汗服役,带领一支小队出生入死,都是为了丈夫瑞安和儿子马蒂。每一天都是在危险中度过,谁知道什么时候会遭遇人体炸弹。今天有项特殊任务,拿到恐怖组织头目纳迪尔的照片。与远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丈夫简短视频通话后,她踏上征途。看似普通的小村庄,里面却很可能渗透有恐怖组织的眼线。卡西迪率小队进入村庄,与线人接头。在恐怖组织出现异动前,顺利拿到照片,撤离村庄。随后军队无人机识别出纳迪尔,并对其出现的地点实施定点轰炸,导致整个村庄被毁。线人如愿得到美国签证,可卡西迪内心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此事对她造成了深深的伤害,即使退役,眼前还会时常浮现出残肢断臂和飞溅的鲜血。回国后,卡西迪找工作不顺利,家里的琐事也让她头昏脑胀。正常人的生活已无法适应,她去了退伍军人事务部,进行心理测试,还参加互助会,尝试帮助自己走出心理阴影。在一次互助会上,窗户玻璃被人砸碎。卡西迪起身看到一名醉醺醺的老人,满不在乎的站在窗外。老人叫尼克,也是名被战争折磨的老兵。警方根据紧急联系人上的号码,打电话给尼克的侄子凯文,要求他前来缴纳保释金。马利克是居住在费城普通社区的黑人孩子。在同龄人都忙于考大学时,他却选择了退学,赚钱抚养女儿詹妮尔。母亲在酒店上班,父亲在汽修店打工,基本上都没时间帮忙照顾孙女。马利克必须承担下这个责任,女儿也是他的精神支柱。马利克平时在父亲达内尔的店里帮工,工资微薄。他想过做点其他事,多赚些钱抚养女儿。可社区里买卖毒品的卡斯提罗绝不会让老朋友的儿子圈进这个黑洞,断然回绝了马利克的想法。马利克只好在相熟的同学那里接些散活,赚点外快。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他结识了刚随养父母搬到费城的黛佳。杰克从小就因视网膜病变失去了视觉,只有些光感,能看到点模糊的轮廓。从外祖母丽贝卡和母亲凯特那,杰克继承了音乐天赋,立意当名歌唱家。可创意灵感就像瓶颈一样死死掐着他的大脑,始终未能写出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杰克就蜗居在一间小公寓里,陪伴他的只有宠物犬萨尔。这天,萨尔打翻了餐盘,杰克只得拎着盲杖到附近餐馆吃早餐。在那里,他结识了热情的服务员露西。在客人不多的时候,露西会陪着杰克聊聊天。彼此间,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二人感情发展稳定,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订了婚。稳定的生活让杰克的创作灵感如泉涌般迸发,在音乐界小有名气。露西同样想有自己的事业,好不容易开了家小餐馆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她陷入两难。